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德文 > 老曾博客26 业界同仁稿件选登(11) 【网络文稿转载】 谁将是“国网帝国”的终结者

老曾博客26 业界同仁稿件选登(11) 【网络文稿转载】 谁将是“国网帝国”的终结者

 

老曾博客26

 

业界同仁稿件选登(11)

【网络文稿转载】

 

 将是"国网帝国"的终结者     

  

一、从削藩到终结:区域电网公司大限将至

2011年5月,在国家电网公司完成对西北、东北、华东、华中四大区域电网公司的“削藩”策略后,网上曾出现一贴《国网帝国“削藩”:四大区域电网公司一夜间成空壳公司》(现在仍可在百度文库搜索到),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2012年7月,时间仅仅过去一年,国家电网公司再次对空壳的五大区域电网公司动刀,这次改革仍然是一次青蛙温水效应式的改革,但这次的水温已经足以煮熟一只青蛙,在这次改革之后,区域电网公司将失去所有的管理和经营职能。

据国家电网公司总部内部人士透露,7月14日,国家电网公司召集西北、东北、华东、华中、华北五大区域公司(分部)主要负责人在北京开会,通报区域公司(分部)进一步改革的方案。据了解,本次区域电网公司改革方案的主要内容为:区域电网公司不再具有规划、建设、生产、经营、管理职能,其电力生产、交易(营销)、规划、建设职能全部上移给国家电网公司总部或调整到相关省公司,区域公司将撤消现有规划、生产、建设、人资等部门,仅保留安全监察、审计等职能,员工人数从240人缩为140人,区域公司所有资产全部由国网公司总部或省公司接手经营。据了解,区域公司调度分中心将在下一步国家电网公司大运行改革中脱离区域公司,进入国网大运行体系。由此可以看出,经此一改,五大区域电网公司基本上被去其骨骼而仅剩一副皮囊了。

为什么国家电网公司始终视区域电网公司为眼中钉、肉中刺?为什么一定要置区域电网公司于死地而后快?因为区域电网公司是徘徊在“国网帝国”天空的一个幽灵,是国家电网公司建立“国网帝国”的最大障碍,必须集全功于一役,灭掉区域电网公司!

反观2002年以来的电力体制改革,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即“一个人”几乎打赢了与一个国家中央政府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一个人”利用利益潜规则,凌驾于政府之上,游走于媒体与专家之间。在这里我们会想起中国两个规模最庞大的利益集团,一个是铁道部,一个是国家电网公司,虽然一个是政府部门,一个是中央企业,在集权和垄断这一点上,性质都是一样的。

2004年末,刘振亚执掌国家电网公司后,由国务院主导的电力市场化改革立即被刘振亚引入另一条他自己设计的轨道,国务院5号文成为一张废纸,曾作为“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提高效率,降低电价”改革和建设区域电力市场核心主体的区域电网公司被弱化。于是我们要问:是谁在主导中国电力体制改革?是谁在阻挠中央政府政策的实施?承载着打破电力系统垄断希望的区域电网公司会否在国务院5号文颁发十周年之际终结?

刘志军我们暂且不说,单说国家电网公司。国家电网公司以其特别巨大的资产规模(世界500强排名第七),管理着中国除南方电网和蒙西电网以外的整个国家电网系统,这个系统是世界上最庞大的互联电网,如果按其发展战略,建成“五纵六横”交流特高压骨干电网,那么这个电网将成为世界上投资规模最大、电压等级最高、安全风险最大的国家电网系统,如果这个系统形成,整个国家经济和社会都会被这个系统所绑架,一旦发生重大电网事故,或者自然灾害,或者战争(也可能是“火焰”一类的计算机病毒引发的电网瓦解),那么整个国家的正常运行将陷入瘫痪,敌人可以非常轻易地搞垮我们的经济体系,引发社会动乱。既然如此,为什么就听不到任何反对的声音?

当全系统垄断如铁桶般的铁道部腐败黑幕揭开,当铁腕人物刘志军走上审判台、当温州高铁特大事故葬送数十条生命的时候,我们看到,国家电网公司作为国家电网的垄断者,正沿着铁道部走过的足印走向垄断。另一个铁腕人物刘振亚盼望着将他的两大梦想能在他退休前变成现实:建成特高压交流电网和消灭区域电网公司。这两个梦想目前都未能从天空着陆于民间,特高压交流电网仅建成了一座试验示范工程,未能建成全国“三纵三横”特高压交流骨干网架;区域电网公司虽然呼吸细若游丝却无法盖棺定论。为了使他的两大梦想不致飘散于风中,他希望在最后一个月强行将维持区域电网公司生命的那根脐带割断。

 

二、“一个人”的战争:刘振亚的“六大战役”

2002年3月5日,国务院印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即5号文,这一方案的核心是“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方案对区域电网公司有一段表述,即:“享受法人财产权,承担资产保值增值责任。区域电网公司根据电力市场发展的具体情况以及合理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将区域内的现省级电力公司改组为分公司或子公司,负责经营当地相应的输配电业务。”

在赵希正主掌国家电网公司近一年多时间里,逐步落实国务院5号文中规定的内容。区域电网公司和国家电网公司各司其职的格局逐步形成。但2004年末刘振亚出掌国家电网公司后,立即停止执行国务院5号文,按照自己的思路对国家电网公司和区域电网公司的职能进行了重大调整。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在制定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最后阶段,当时代表国家电力公司参与方案制定的刘振亚提出了两点要求,一点是将区域电网公司前面的“中国”两个字去掉,如“中国西北电网有限公司”变成“西北电网有限公司”,另一点是将区域电网公司从计划单列中去掉。这两点后来都被采纳,这看似并不重要的两点却在日后的改革实施进程中变得日益重要。为消灭区域电网公司,刘振亚向国务院5号文发起了六次战役。

第一次战役是将作为区域公司子公司或分公司的省电力公司的管理权收归国家电网公司总部,将区域公司与省电力公司作为同一层级的子公司归到国家电网公司总部管理,即区域电网公司与省电力公司由父子关系变成了兄弟关系,而这一完全背离国务院5号文的变更并未得到国务院的认可。

第二次战役是极力阻挠区域电力市场建设,当时由电监会主持东北电力市场建设试点,可国家电网公司以种种理由反对建设区域电力市场,由此国务院5号文中的“引入竞争”就一直是一句空话,此后近十年,区域电力市场始终未能建立起来。

第三次战役是将国家电网公司总部作为一个实体快速扩张,将各网省公司上交利润全部留在总部,用于总部的投资。国家电网公司由此从一个仅仅经营管理跨区电网和三峡输电网络的公司变成了经营管理整个国家电网资产(包括网省公司资产)的规模庞大的公司,由此国家电网公司在垄断道路上愈走愈远。

第四次战役是实施特高压发展战略。这一战略提出之初的设想是通过建设全国特高压交流电网为国家电网公司找到一个合理存在的物理载体和基础平台,从而进一步取代并弱化区域电网公司,在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建成后,尽管这一工程无论从经济上还是从安全上都受到了广泛的质疑,但国家电网公司没有停步,而是进一步提出了更大规模的特高压发展计划,雄心勃勃的“三华”电网及更为庞大的“五纵六横”特高压电网计划由此浮出水面,最让人不可理解的是国家电网公司以国家电网发展为要挟,即你不批特高压交流电网项目,我就不建设省间和区域间500千伏电网。因此,多年来,国家电网公司供电范围内500千伏省间和区域间网架的建设极为滞后,严重影响了区域资源优化配置的要求。甚至对蒙西电力外送也采取这种蛮横的办法,即发改委不批特高压交流工程项目,我就不建蒙西500千伏外送通道,致使多年来蒙西500千伏外送电网严重落后,极大的影响了蒙电外送。2011年,国家电网公司更进一步提出了“强交强直,先交后直”的发展思路,亦即“不交不直”,不发展特高压交流就不能发展特高压直流。如此以国家电网事业为要挟去实现国家电网公司利益简直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在这里我们欣喜地看到,国家发改委对特高压交流的态度,即受到各方肯定的特高压直流工程上报一个批复一个,而受到广泛质疑的特高压交流工程却是一个不批。

第五次战役是将国家电网公司发展成上下游全方位垄断的企业集团。国家电网公司利用其庞大的资金优势,在金融、保险、煤炭、火电、装备制造、房地产等方面全方位出击,先后收购了许继、平高等下游装备制造商,并在上游组建了能源公司,鲁能集团又在房地产领域大显身手,在国家电网公司内部以及电网全行业形成了一个上下通吃、垄断封闭、关联交易的产业链,行业外的企业极难进入这个产业链,除非是像×××这样的外资企业,一次可以卷走上千亿元业务。2012年上半年,国家发改委终于无法容忍国家电网这一行为,将国家电网公司能源公司资产划给神华集团,我们相信下一个要划走的一定是许继、平高、南瑞这样的装备制造商和鲁能这样的房地产及能源商,再后来要划走的就一定是英大金融等等。

第六次战役是“削藩”,即2011年上半年进行的区域电网公司的分部化改革。通过这次改革,将五大区域电网公司完全虚拟起来,先是将区域电网公司的资产全部划给资产所在省的省电力公司,不几天,又神秘地将区域公司的资产从各省公司划回来,而且不允许留下任何曾经划转的文字痕迹。当然分部化改革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各区域电网公司一年后已经变得支离破碎,不具有任何经营与管理职能和业务,于是到2012年年中,国家电网公司进一步提出改革区域电网公司,即要将其“安乐死”。

 

三、垄断之痒:“国网帝国”想“超越”什么?

那么谁将是“国网帝国”的终结者呢?我们只能说,终结者乃终结者自己也。国家电网企业精神中有一句话叫做“努力超越”,那么“国网帝国”想“超越”什么呢?我想那一定是通过垄断超越政府的控制力。

“国网帝国”最大的特征是垄断,从市场经济规律来看,在市场经济发达国家,凡是在行业内形成垄断的企业,最终都面临着分拆,如二十世纪早期的美国,洛克菲勒等巨型公司都被分拆过。如果一个企业在一个行业中一家独大,成了一个行业的主宰,控制并垄断了市场和价格,影响了其它企业的生存,那么政府唯一的选择就是将其分拆成几个公司。2002年国务院推动电力体制改革的动因也是如此,一方面是要政企分开,另一方面则是要打破垄断。而眼下国家电网公司之所以被社会各界称为“国网帝国”,原因就在于它形成了垄断。尽管电网有着自然垄断的属性,但不能因此赋予它市场垄断性质,行政垄断或市场垄断的结果必然是对市场规则的破坏,不利于整个行业健康、有序、创新发展。为什么区域电力市场经过近十年的培育却始终不见踪影?就因为国家电网公司不愿意这么做,因为一旦电力市场形成,国家电网公司的垄断地位就会被动摇,国家电网公司就不能获得庞大的垄断利益。而区域电力市场一天不建立,“三公”调度就是空话,提高效率和降低电价更是空话。国家电网公司所需要的是垄断所带来的巨大利益,它所需要的正是输配合一所带来的成本模糊状态,正是掌控不受政府控制的巨大资本,并利用这个力量去影响政府、控制政府、绑架政府。这个资本的规模占全国总资产的八分之一,比一个中等发达国家的GDP总量还要大,能够操控这样一个巨大资本的力量,会是什么感觉?

现在我们说说输配分离改革。2012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推进电力行业改革”,3月22日国务院批转《关于2012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称,今年将“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稳步开展输配分开试点”。 随后国家发改委牵头成立输配分开专项改革小组。4月10日,刘振亚撰写《中国电力与能源》一书发布(这本书其实是一个班子写的,但作者却只署了刘振亚一个人的名字,然后76元一本在整个国网系统卖,至少卖出数万册)。他在书中明确“反对分拆输配电网”。媒体称刘振亚观点与“输配分开”的电力改革方向背道而驰。让刚有启动迹象的输配电改革不确定性再度加大,电力改革停滞十年能否重启仍悬念重重。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刘振亚所代表的利益集团的力量有多大,这就是庞大的垄断利益集团所具有的力量,当这个利益集团反对的时候,中央的改革政策几乎都得绕道而行。

中国企业的垄断跟西方发达国家有着明显不同,西方垄断企业大多是在市场中发展起来的私营企业。中国的垄断企业则全部是拥有庞大国家资本的中央企业,比如国家电网公司3万多亿资产且在垄断经营状况下,一年只上交极少的红利。这种企业的效率低,浪费大,成本高,而高层管理者的收入却极高!垄断所带来的除了效率低下,还有腐败盛行。正如绝对权力带来绝对腐败一样,全行业垄断带来的必然是全行业的腐败。这里我们可以从享有绝对权力和绝对垄断的铁道部刘志军贪腐案看出这一铁律的正确性。近几年国家电网公司也是各种腐败案不断,特别是集体腐败案不断,更有如购车补贴(如安徽电力公司公车私用)、低价购房福利房(湖北电力公司为职工低价建别墅、向职工以一层价格出售两层复式楼房)、投资分红(如江苏电力公司职工投资收益超过工资收入)等一类的非法收入,当我们看到上海电力公司职工的工资单在网上晒出的时候,全国人民都惊得目瞪口呆。

我们还可以从另一面来看一个庞大垄断企业所具有的对思想界、舆论界进行控制的力量。从2004年刘振亚上台起,中国电网系统形成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现象:学术讨论不存在了,公正的舆论报道不存在了,所有对国家电网公司的负面新闻、所有关于特高压电网和区域电网公司改革的争论都在一夜间消逝了,专家们三缄其口,有些报道了国家电网公司深层次问题的媒体被迫道歉甚至停刊整顿,一家央企几乎做到了对整个社会舆论的自如掌控,再也看不到2000年电力体制改革前后百家争鸣的局面,再也没有人敢说交流特高压的坏处。于是我们想起了“文革”中科学界、思想界、文化界万马齐喑、黑云压城的景象。大家知道,三峡工程上马之前,关于这个工程的争论持续了数十年,最后还要拿到全国人大上去交给代表表决,表决时还出现了六百多个不赞成票。现在对于电网体制垄断经营和大规模发展特高压电网一事却没有一点杂音,舆论界和学术界没有一丁点反对的声音!(除了23个心存学术良知、敢于仗义执言的老专家,真的让人觉得悲哀!)难道建设特高压电网就真的是圣灵发出的旨意,上帝送来的福音?可强大无比的阿喀硫斯毕竟有致命之踵!不让讨论,不让争论,学术没有自由,在这种状态下出现的全国大一统的特高压电网还能让人放心吗?

 

四、赌盘上的色子:中国将被交流特高压拖入深渊

刘振亚从2004年末执掌国家电网公司伊始,就始终把推动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工程建设、形成全国特高压交流骨干网架作为其核心工作,其目的是通过建设全国特高压骨干网架,为国家电网公司打造一个物理平台,这一投资达上万亿元、超过三峡工程数倍、堪与全国高铁计划相比的庞大工程一旦启动,就没有回头路可走。现在我们且来探究一下特高压的安全性与经济性到底如何。

大家都知道,美国和以色列为阻挠伊朗核计划发展,采用了一切先进甚至是卑鄙手段。首先是暗杀伊朗核物理学家,以此来推迟和削弱伊朗核计划实施的进程。其次是大打网络战,通过开发研制网络病毒来破坏伊朗核设施,他们先是通过在伊朗核设施程序中置入“震网”病毒来破坏伊朗的核设施,这一计划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此后又研制出技术更先进、破坏力更强大的“火焰”病毒事先置入伊朗核设施系统,适时启动这一病毒并进行控制和破坏。他们之所能轻易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全世界计算机硬件和软件的关键技术掌握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手中,他们从销售给你软、硬件设备和技术时就已经开始了战争的部署。

还有一件事大家知道但可能已经忘记,就是前南战争中,北约使用石墨炸弹对前南斯拉夫国家电网进行了全面破坏,使前南斯拉夫经济陷入瘫痪,社会生活陷入动荡,从而彻底摧垮了前南期拉夫人民抵抗的意志和力量。在战争中,电网是一个国家的战略高地,也是一个最脆弱、最容易受到攻击、也最容易瘫痪的战略高地,而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最简单办法就是分区域、分层次布局国家电网,千万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现在再看看世界各国的输电网络结构状态。当前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基于安全性和经济性的考虑,都没有将整个国家电网强联为一个系统,而是分为几个或几十个相互独立的系统,进行弱联结,随时可以关闭其联结状态,形成各自独立的输电系统,在事故状态下能够互相支援。大的工业经济体或国家除法国外(法国核电占70%以上,法国电网系统和电力结构是危险度最高的系统),其它如美国、日本、英国、德国、俄罗斯、巴西、印度等国采取的都是区域电网,即使是一个国土面积并不大的国家,明明可以将全国形成一个强联的网架,也没有这么做,主要是基于安全性的考虑。比如说日本电网由几大电网组成,这种电网结构在2011年的特大地震及海啸中有效地保护了全国其它地区电网和经济及人民生活免受大地震的破坏和影响。在几十年前,前苏联、美国、日本等国都已经掌握了1000千伏特高压输电技术,并已建成了部分试验线路,可他们没有再往前走一步,主要考虑的就是安全性,如果建设基于1000千伏交流特高压电网输电的全国电网,在一定条件下,可能造成全国性的大停电灾难,美加大停电已经证明当特大电网的边界超出一定范围时,其大停电风险会大大增加。特别是在网络时代,大电网很可能成为网络战争首先攻击的对象。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各大国都对发展特高压电网、对将区域电网强联为一张大网持非常审慎的态度。

现在说说特高压电网的经济性。在大力发展智能电网和分布式电源的今天,从投入产出比来看,建设1000千伏特高压电网系统是最不经济的方法,也不是唯一的选择,除非是国有电网企业不计成本的投入和推进,否则必然形成巨大亏损。从我国已经建成的晋东南——南阳——荆门1000千伏交流特高压工程来看(投资达105亿元),实际运行并不像国家电网公司所宣传的那样高效,经常是为了维持它的输送功率,在两大区域并不缺电的情况下,在各大区域电网甚至各省电网可以自我平衡的情况下,强行在区域间通过特高压电网输电,而且按设计能力能输送500万千瓦功率(除试验达到外,平时从未达到过)的电网常常只能输送150—200万千瓦的功率,可以说从经济性考虑,交流特高压输电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可为了推进建设全国2015年“三纵三横”特高压骨干网架的需要,国家电网公司不顾事实地片面宣传交流特高压的优点,是一种混淆视听、蒙蔽老百性的行为。我们很多人也许都不知道,近几年在全国人大会议期间出现的各地代表联名提建设特高压电网的提案,甚至一些完全与特高压电网不相干的省份也纷纷争上特高压电网,几乎形成了特高压“大跃进”态势,这简直是一场滑天下之大稽的闹剧。那么这些提案是怎么出台的呢?那全是国家电网公司给各地方政府施加压力和利益交换的结果(即省里不同意建特高压电网,国家电网公司就不在该省投资建设500千伏电网,就如对待蒙西一样)。

我们必须高度重视中国电网的安全性。近十年来,美加大停电、莫斯科大停电、罗马大停电的阴影一直都在人们的记忆中挥之不去。中国大电网同样是事故不断。2006年7月1日,河南电网因继电保护误动作,安全稳定控制装置拒动等原因,引发一起特大电网事故,导致华中电网多条500千伏线路和220千伏线路跳闸、多台发电机组退出运行,系统发生较大范围、较大幅度的功率振荡;这一特大电网事故的真相最终被人为地掩盖起来。2009年9月25日,珠海发生大面积停电事故,导致几乎半个珠海市停电。2012年月6月,陕西西安电网发生特大电网事故,造成几乎半个城市停电。可想而知,全国性的特高压交流骨干电网一旦出现重大事故,必将引发全国性的连锁反应,造成全国性的电网瓦解事故。

从现实来看,中国所面临的国际环境极为复杂,美国已经把军事部署的重点转向了亚太,而且准备把三分之二的军事力量部署到亚太地区(主要是中国周边)。近几年美国联合周边日本、韩国、菲律宾、越南、印度等国举行针对中国的军演不断增多,对中国军事包围正在形成。为进行网络战争,美军成立了网络司令部,像对付伊朗一样对付中国,通过网络进攻中国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现代网络战模式已经不再像传统战争那样进行直接的战争对抗,而是通过研制置入式病毒来完成部署,在需要的时候启动进攻。它的攻击对象可能是重要的军事指挥、研究机构,也可能是政府机关、通讯系统、金融系统、铁路系统、航空系统、电网系统、卫星系统等等。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美国将攻击病毒置入中国电网系统的可能性。首先中国庞大的电网调度系统的计算机基础硬件和基础软件都是从国外主要是从美国引进的(近期研制的智能电网调度技术支持系统属应用软件),另外近几年整个国家电网公司投资上千亿元建设ERP管理系统的总承包商则为美国的一家公司。这几年中国公司在美国和印度投资时经常会因其所在国以国家安全战略受到威胁为名阻止进入其市场,而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在建设自己的电网调度系统和ERP管理系统时却未能考虑国家安全战略,在这一建设过程中的任一环节都有可能被置入木马病毒。作为中国最大电网公司和中央企业,未在调度系统和管理系统中考虑其国家战略安全性,不知是疏忽还是有其它原因。从国际环境来说,中国周边的日本、印度、越南、菲律宾等国对中国都提出了领土要求,这些矛盾引发战争的风险越来越大。特别是印度和日本都是IT产业特别发达的国家,通过网络对中国发起进攻是完全可能甚至已经开始。

这里主要想说的是,在考虑中国电网安全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其电网结构的合理性、区域分布的安全性和对国家安全战略的影响。现在我们回顾一下2008年春节期间发生在中国南方的那场特大冰灾,当时长时间全城停电的湖南郴州、贵州凯里和都匀这几座城市,都是完全依靠大电网供电,没有自备电源,一旦大电网出现事故,整个城市就会长时间陷入黑暗中,城市通讯、医院、银行等全部陷入瘫痪,给社会造成极大的破坏和影响,没有自备电源完全依靠大电网供电的城市,电网要重启并全面恢复供电的难度相当大。

国家电网公司正在建设的以特高压交流电网为骨干网架的全国特大电网将把我国电力事业推向深渊,将把我国经济发展推向深渊,将把我国人民生活推向深渊,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当郴州、凯里、都匀全城大停电事故演变成全国电网瓦解事故的时候,当全国特高压骨干网架发生特大事故的时候,我们会因为其唯一性而没有其它选择,全国可能会同时陷入黑暗,美加数十小时大停电就可能在中国因为没有支援电力、没有黑启动电源而演变成全国性数百小时大停电。

军事上有句话叫做,未及交兵而先谋败,如果败了会怎么样?如果败了国家会怎么样?如果败了人民会怎么样?对于几乎垄断中国供电区域85%以上的国家电网是否真的考虑了一旦特高压骨干电网出现事故会怎么样?千万不要说特高压骨干电网百分之百不会出事,也千万不要说特高压骨干电网出了事我们百分之百能够控制,因为百分之百的事自古至今都是没有的,我们必须想到后路,可后路在哪里呢?

其实根本就没有后路,没有后路我们为什么还要选择它?那或许就是另一个问题了,即把特高压电网当作赌盘上的一个赌注,来成就一个人的另一个梦想,即为了彻底消灭区域电网公司、成就强大而垄断的国家电网公司的梦想,可我们不能靠赌盘上的色子来决定国家的命运。

可是区域电网公司的精神不死,灵魂不灭,一旦春风吹来,经过野火焚烧的草根依然会顽强的长出新芽。或许是因为垄断,或许是因为疯狂,或许是因为过于庞大,或许因为自然规律使然,国网帝国定会加速其死亡进程。

于是我们会问:谁将是“国网帝国”的终结者?

 

2012年7月 

 

注:网友参与技术交流的方式参见《博客平台改版告白—落实开博宗旨的无奈举措》的博文。

 



推荐 54